罗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罗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漩涡与宿命与日本有关的故事四则

发布时间:2020-02-10 20:27:30 阅读: 来源:罗茨泵厂家

有些事情常常无法选择,比方你是什么人,会在什么地方生活,遇到什么样的波折。有些意外看起来像是宿命,有些必然又来的猝不及防。在这个九月,很多人不由自主被裹挟进命运的漩涡。以下四位主角,就经历着其中最普通的故事。

“这几天,如果有日本人打我手机,我常挂掉不接”,“前两天,和一个平时颇聊得来的日本同事出去办事,我俩基本一路沉默无语,如果非要沟通也全部用中文进行”,一位在上海日企工作了六年多的员工,对新浪科技这样说道。

上述种种不是情绪的表达。其实他姓木村,一个地道的日本人。

现在的木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想要尽力掩盖自己的身份。前一阵子到北京出差,他的普通话口音还是被发觉异样,面对的哥的质问,木村只好说:“我是韩国人”。出租车和外出就餐,成为最考验普通话学习成果的两个场所。

为此,木村最近两天一直待在公寓里没有出门,公司也发邮件通知日本员工可以在家办公。他的公寓在日本上海领馆旁边,这让他更加谨慎。站在阳台上,木村拍了一张拥挤街道的照片发到新浪微博上,有日本朋友给他留言:你,没有关系吧。

其实相较于生活,工作上的影响更让他担忧。木村所服务的是一家广告公司,他主要负责一些日系品牌的平面及网络广告投放。然而受到最近风波的影响,很多业务都搁置起来,不少媒体都决定暂缓与日系产品的广告合作。

木村公司的另外一位中国同事说,有些推广活动会往后延期,软性宣传内容基本中止,但现阶段的广告投放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因为本来他们也会建议日系客户回避在9月18日期间投放广告,而目前只收到一家电视台的撤单通知。

“9月初我们刚有一轮投放完成”,木村对新浪科技表示,现在还不知道第四季度会受到怎样的影响,但问题在于10月是开始做明年计划的时间点,如果日系客户的销售业绩后几个月不是太好,必然会影响到明年的广告投放预算。

木村受到的影响,多多少少总是会传递到小白的身上。来自甘肃的小白,已经在一家时尚网站做了两年的销售。她和木村常有一些广告上的业务往来。

“领导要求暂时别宣传日本客户”,小白说她们网站近期已经撤掉很多与日本产品相关的线上、线下活动,但是多数此前签好合同的广告合作,还是会尽量执行。小白所在的媒体尽管读者以女性为主,但近期面临的舆论压力仍然显著增加。

除了打开一些留言记录之外,小白还特意提到以前页面上会有不少的日系模特图片,现在已经全部撤换完毕。其实在女性时尚领域,小白所在的网站和其他几家一起,通常被归类为主打日系风格,所以这几天网站的管理层显得特别忐忑。

不过在与新浪科技的沟通中,小白笑称最近终于能清闲一点了,因为日系产品的新广告投放洽谈都在停滞状态,包括之前谈定没执行的合作也推迟了。

“比方一些原定九月底展开的合作,现在看是没法继续了”,小白说。其实并非所有的日系品牌都决定偃旗息鼓,有些还是希望能按照原定计划,在黄金周前推动促销活动。这样的要求显然让小白感觉有点为难,毕竟事态发展难以预料。

小白估计下个季度会有几百万的日系广告投放前途未卜,这固然是一笔损失,但也谈不上很大——影响约在10%左右。“欧美产品的广告还是主流”,小白说。实际上,受经济形势的多方面的影响,这两年日系企业的广告投放本身就较为疲软。

“他们也不太舍得花钱”,小白说她接触的日系企业整体实力也在下降。

然而在有些领域,日系产品仍然占据主导。比方数码相机。

也正是因为如此,老何不少时间都是在跟日企谈生意。老何其实年纪并不大,但分管着国内一家顶级B2C电子商务企业的部分进货采购业务,其中就包括数码相机品类。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相机这块几个品牌就能撑起上亿的流水。

金九银十,用来形容数码相机这个生意毫不为过。受一年一度的黄金周影响,很多消费者都会在“十一”前后购入数码相机产品。“每年这个时候数码相机销量都有20%以上的增长”,老何说往年日系数码相机的表现在九月都很强劲。

不过,今年不一样了。

“日系数码相机销量普遍跌了20%”,老何告诉新浪科技,一些以数码单反为主的日系品牌销量跌幅较小,而那些主打时尚、年轻人群的消费类数码相机境况最惨。某家知名日系数码产品提供商的相机,最近的销量直线下跌了50%。

销量下跌受多方因素制约。在下游渠道终端方面,消费者不买账、渠道不推荐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还有来自上游的制约,比方说通关速度、配套材料提供等方面。老何提到,几个涉及军工生产的日系品牌受影响最为严重。他回忆说,最近几年即便九月的敏感期前后,也没有出现过今年这样的情况,“韩国企业反而获益最多”。

由于进货规模很大,跟老何洽谈的往往都是日籍员工——日企负责人按惯例大都是日本人。“他们还没有跑路回国的迹象”,老何说他接触的几个日企还算稳定。尽管日系产品的推荐全部停止,但双方关于后续合作的接洽,仍在进行之中。

上面提到那个销量下跌50%的IT公司,在北京有着众多的日籍员工。惠美就是其中的一员。惠美2002年第一次来中国旅游时,就喜欢上了这里。于是,她后来又来到中国留学、找工作、并且在北京嫁给了一个比她来中国时间更久的日本男人。

尽管很担心走在街上被认出来,惠美这几天还是坚持到公司上班,不过她还是戴了一个口罩作为“掩护”,好在她住的离公司比较近。

惠美供职的公司在中国建有几处工厂,前两天部分停工的工厂已经陆续恢复生产。在公司内部惠美觉得没受到什么影响,同事都跟往常一样,公司门口尽管也加强了安保工作,但始终没有派上用场,而从办公室的窗外望出去,北京的街道平静如常。

尽管如此,她还是担心一位70多岁日籍设计师在京的生活。

对于众多合作停止的事情,惠美说会尊重对方的决定。最近她和同事们的工作节奏,没有特别大的改变。只是每次外出,她们会尽量搭乘公司遮挡上品牌标识的汽车。

“有没有想过回去?”新浪科技问。惠美说目前没有,她还说这两天在日本的父母、亲友不时会打来电话,有人送上安慰、也有建议回国。但实际上,作为一家日本公司的外派人员,惠美以及很多像她一样的员工,并不能轻易擅离职守。

其实,这样的场面惠美也曾经历过。她印象比较深的是2005年,那时在上海读大学的她适逢两国关系紧张,在食堂吃饭就有同学指点说这是日本人,然后会遭遇一些尴尬的场面。比起多数日本人更爱的上海,惠美更喜欢北京,她说这里更中国一些。

“真希望这次赶快过去”,惠美说。

注册公司多少费用

中山代理记账公司

中山注册公司多久

中山代理记账服务

深圳注册公司流程

会计税务代办

广州注册公司多少费用

中山代理记账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