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罗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沪指3天巨震600点真相

发布时间:2020-10-17 00:42:03 阅读: 来源:罗茨泵厂家

沪指3天巨震600点真相!

7月28日A股在暴跌后走出巨震行情,当天沪指巨震超200点。回顾下A股近三天来走势,7月24日跌1.29%,最高涨至4184.45点,27日暴跌8.45%,28日再次跌1.68%,盘中巨震超6%,最低探至3537.36点,三天内沪指最高点与最低点之间竟然有600点的距离。股市连续重挫,股民深度纠结,调查显示,目前有超四成网友满仓A股,但同时有近八成网友认为A股将继续探底,超三成网友看至3000点。

7月28日A股走势回顾  沪深两市开盘双双重挫超4%,随后震荡下行,但跌势没有昨天那么凶猛,盘中还有几次打出了像样攻势,上午11时,沪指涨幅一度逼近1%,但随后又开始下探,午后14前前后,在券商股带领下再有一小波反弹,但沪指并未翻红。板块方面,银行板块挣扎护盘,猪肉概念表现亮眼,飘红个股较多。中国石油一度飙涨护盘,但午后重挫。  3天跨越600点A股到底在怕啥  一、国家队动向:  证监会说:“国家队”撤出不符合事实 并将择机增持  27日晚间,针对有关媒体对“国家队”已经撤出、不再救市的猜测,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27日晚间回应说,中国证券金融公司没有退出,并将择机增持,继续发挥好稳定市场的职能。  张晓军说,“国家队”撤出的报道完全不符合事实,证监会将继续把稳定市场、稳定人心、防范系统性风险作为工作目标,全力做好相关工作。  此外,针对近期有一些个人大户集中抛售股票的情形,张晓军说,不排除有恶意做空的可能,证监会正组织力量对有关线索进行核查,一经查实,将严厉惩处。  媒体:中信期货席位持超万手空单列空头榜首  经历上周连续上涨后,市场本身有调整需要,但如此下跌幅度超出不少业内人士预期。“期指跌停真的很意外。原来以为稳定资金能够降低市场波动,但现在的市场已经很难去理性判断了,有太多非市场因素牵扯其中。”有分析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从技术上看,周一期指下跌时一度伴随巨量增仓,收盘三大期指也都出现了增仓,说明市场抛压还是很重的。期现价差上,期指也维持较高贴水,市场情绪仍相对悲观。”数据显示,IF主力收盘较现指贴水170.93点,IC主力贴水452.78点,IH贴水也达到58.29点。  值得注意的是,主力资金在期指上对冲的意愿有所上升。中金所持仓报告表明,期指IF前20名多头期货公司席位周一合计增持多单2796手至56426手,前20名空头席位增持空单3259手至71221手。其中,中信期货席位当日减持多单2718手,同时增加空单657手,以11600手排名空头榜首位。  二、大佬动向:  徐翔被曝上周五大幅减仓或低至1成 称暴跌随时再现  上周五收盘后,私募圈中就有徐翔大幅降低仓位的说法。私募圈流传的说法称,上周五早盘期间徐翔便命令旗下产品赶快减仓,判断大盘仍然承压,反弹期间随时可能再次出现暴跌。  昨日,私募圈另一大咖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他形容徐翔此番减仓动作“又快、又猛,可能低至一成。”并指徐翔在仓位调整上一向比较灵活,“减仓应该只是暂时的,他们接下来应该会适时布局传统秋季行情。”  《金证券》记者从泽熙内部人士口中亦了解到,徐翔在6月初就要求旗下产品降低仓位。但该人士未正面回应徐翔上周五及昨日是否有大幅减仓动作。   本轮反弹机构席位现身600余只个股净卖出42亿  伴随着国家队的强力护盘及投资者信心的逐渐恢复,A股自7月8日以来掀起了一轮超跌反弹行情,在连续三周反弹期间机构投资者都参与了哪些个股?深沪交易所公开信息显示,机构席位现身619只个股龙虎榜,合计净卖出42亿。  三、资金流向:  两市融资资金昨日大幅净流出  昨日两市融资余额大幅降低。沪市融资余额报9193亿元,净流出215亿元,深市报5075亿元,净流出60亿元。  金融股是融资资金净流出重灾区。中国平安融资资金净流出11.6亿元,中信证券净流出9.23亿元。  同时,光明乳业获融资资金青睐,融资买入5.31亿元,净流入3.21亿元。  四、配资或非A股大跌原因 信心不足是关键  对于市场出现如此大跌的原因,就笔者与部分专业人士的沟通情况来看,大家普遍认为目前市场较为脆弱的持股心态或许是最大的诱因。由于投资者1个月前刚刚经历了一次罕见的股灾,此前惨痛的教训使得投资者学会了在市场稍有风吹草动的时候就会选择快速抛售股票,因为此前选择继续持股不抛的结果不是爆仓就是深套,这一次市场的学习效应使得市场短线的跌幅被快速放大了!更不说近期参与市场交易的投资者大多出于短线投机心态,在短线获利较为丰厚的背景下,夺路而逃必然会成为其理性的选择,而这正好也是散户最大的优势——跑得快。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市场目前对于国家队的动态过于关注了。其实上周一股指盘中出现的大跌就是市场传言国家队开始考虑退出,尽管证监会及时辟谣使得股指很快回升,但市场对此的敏感性已然得到充分体现。而本周一中国石油盘中护盘失败大跌,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市场的信心,在很大程度上也加剧了股指的下跌。  从经济基本面的情况来看,不管是从近期公布的上半年经济数据,还是上周的7月财新PMI初值,都说明目前经济企稳的力度尚显不足,需要政策更大力度的维稳。而从货币政策宽松的空间来看,随着近来猪周期的走强,CPI的回升使得央行降息空间非常有限,而美联储年内或将加息带来的外资流出效应,使得央行必须保留足够的降准空间来对冲资金外流的影响,下半年货币政策的宽松空间将明显低于上半年,这无疑也将对股市走势造成一定的影响。  至于市场流传的恒生HOMS系统或将在近期被证券公司关闭端口的消息,由于此前的大跌对于场外配资的清理较为彻底,就算有部分投资者近期新开交易,其总量对于市场整体的影响也会非常有限,多位市场人士认为这不会成为导致周一股指大跌的主要原因。  股民陷入无限纠结中:超四成网友满仓,超三成网友看空至3000点  有人形容A股股民是打不死的“小强”。面对突如其来的暴跌和巨震,股民再次表现出坚强一面。在关于后期走势的调查中,有近6成网友认为牛市已经结束,A股将继续探底,不过也有近两成网友认为,A股调整后将再创新高。  在看空后市的网友中,有26%的网友认为沪指将调整到3600点,但28日沪指已经跌破了次点位,这部分网友再次低估了空头势力。值得关注的是,有超33%的网友认为,沪指将调整到3000点下方,占比最高,而看至3400、3200、3000的网友占比分别为14%、13%、12%。  虽然绝大多数网友看空后市,仍有超过41%的网友满仓A股,有25%的网友持仓不足三成,其余仓位则占比较少。小编只能猜测这41%满仓的网友或许是被套牢难脱身,或许是准备中长线投资啦。  机构看后市  国信证券:剧震或健康消化过度杠杆的方式  事件:昨日市场延续周五调整态势,但下跌幅度很大,上证综指跌幅8.48%,从4070 到3725;创业板综指跌幅6.92%。  市场在进行危机后的又一次康复测试,但显然又过火了。周报里我们提到了什么?“我们的市场正常了吗?没有。所以这周是测试的最佳时间窗口”。基于市场自我卖出力量的揣测,我们倾向于市场在4000 点整数关口展开第二阶段反弹的准备工作。所以周报题目“将进入反弹第二阶断”尚没有错,但是这个第一阶段反弹结束的调整动作无疑太大了些。  市场以一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态度告诉我们自7 月8 日以来的反弹基础是多么脆弱,并将进一步拉低投资者对中长线的走势预期。那么,我们国信对第二阶段反弹的预判变了没有?尚没有,信心仍在。   其一,反弹以来包括股灾前后,我们用来对抗市场的配臵结构占优。重点强调的养殖、航空,以及影视(反弹后提出)提供了较大安全垫,并且养殖板块的推荐并非基于短周期考虑,包括航空股若转为一个消费股考察,其成长性将提供股价的中长期支撑。  其二,非常重要,周报中也说了,如果政府在3800 二度救市,为什么不相信政府再度出手?今天的大跌,说明流动性警报并未完全解除,另外上证还跌穿了3800 以3725 收官。这里跟大家做个补充,以政府在上证3800 救市定位,即上上周三四,中小创们的跌幅仍处在可接受范围,但迫近救市点位。  我们对短期反弹行情的看法仍然乐观。但也是迫近了关键点位,即政府这个时候是不是扔下我们不管了? 原则上认为不会。在政府资金这个外生变量,仍将不断地在合适位臵提供充足流动性的考虑下,我们乐观看反弹没有结束,第二阶段正在酝酿。  从政府的角度来理解当前市场调整,我认为是合理的,甚至是有好处的。首先政府救市的成本并不低,所以市场有继续调整的压力;其次通过市场的剧烈震荡可以下修反弹预期,高位筹码才可能通过充分的换手以降低整个市场的筹码成本。  前期股灾过程中的高位套牢盘是测量反弹高度的核心变量,也是左右未来中长期走势的重要变量。反弹过程中市场剧烈震荡包括调整,可能是一种更为健康的消化前期过度杠杆下市场上涨下跌部分的方式。  具体的投资品种:1)首要是拿住养殖、航空这些高景气度的行业,2)把握军工、影视这些反弹中的核心品种,3)其他类品种则不宜逆风而行,要注重顺势而为。  主要风险:对政府的维稳意图判断出现偏差,比如出现更为心平气和的救市点位。  华泰证券:饿狼与恶狼相博弈 市场面临短期调整  策略观点:饿狼与恶狼的博弈--市场面临短期调整总体观点:短期基本面超预期下滑引发风险偏好下降,下半年经济难言企稳,上半年发电增速、7月财新PMI、7月地产销售都在宣告经济不稳,政策需继续宽松。杠杆资金占资金净流入主导,上周A股资金净流入334亿元,但扣除两融融资增长仅34亿元。  市场反弹中两融融资增长过快,短期内意味着监管利空。大势研判--市场短期有调整压力,“准存量“博弈格局未变,中期观点不变市场将“步步惊喜“。结构性行情下主题价值凸显。上周138个主题整体平均涨幅达7%,超额收益显著。我们推荐重点关注国企(包括但不限于国企改革)主题、冬奥会(短期)等主题。  一、心态为王,平和心态应对市场短期调整:上周A股迎来6连阳,但在上周五出现回调,引发忧虑。市场的反弹在我们预期之内,7月13日我们提出《灵魂尽头,重新成长》,7月14日6月货币金融数公布后我们提出《资金面改善支持继续反弹》,7月20日周报我们提出《步步惊心OR步步惊喜?》继续看多。  市场在一片质疑声中持续反弹和个股分化。本周我们认为,市场在短期经过5%以上的指数涨幅(许多个股涨幅远超指数涨幅)之后,证监会持续加大对违法行为的处罚、两融重新快速增长等信息可能对市场构成短期利空。本周我们认为市场短期将面临调整,风险偏好下降。投资选择更加结构化甚至是个股化。  我们认为,在经历如此动荡之后,我们可以更加平和应对这样的短期调整。中期观点没有变化,中期反弹可期,市场正逐步从步步惊心转向步步惊喜。  二、饿狼与恶狼的博弈:记得在7月7日的时候,曾经打过一个比方,当时市场哀鸿遍野,场外资金根本不缺,但场内则彻底丧失了流动性。整个市场好比一个山谷,饿狼(场外资金)在山峰上注视内山谷中。山谷的盆地中当时是一群奄奄一息的绵羊。前期“饿狼“入山谷转化为“恶狼“(已拥有抄底收益)的超额收益很高。而当市场流动性逐渐恢复的过程中,依然有“饿狼“不断转化为“恶狼“。当市场反弹逐步提升到一定高度后,在这样一个“准存量“博弈市场,“饿狼“与“恶狼“的博弈是日趋激烈的,短期内“饿狼“进入山谷,或将面临场内“恶狼“获利回吐的风险。

【其他观点】   李迅雷:回归常态过程中更应理性看待市场估值  截至24日,沪指报收4070.91点,距前期暴跌低点已上涨超过17%;创业板指盘中摸高3000点,到收盘相比13个交易日之前涨幅也已超过23%。  在应急措施已取得有效打开流动性枯竭局面这一阶段性成果的同时,业内专家提出,救市的目标不是“人造牛市”,也不是保证股指单边上涨,市场回归常态的过程中,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应理性看待市场估值,非常时期过去后,A股仍将回归基本面决定估值水平的市场规律。  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3日收盘,A股市场整体PE(TTM)为25倍、PB为2.9倍,但不同市值公司结构分化较为明显。其中,中证100公司平均市盈率13.3倍、市净率1.9倍;沪深300公司平均市盈率15.9倍、市净率2.2倍;中证500公司平均市盈率59.5倍、市净率4.5倍。  而剔除中证100后,2680家上市公司的平均市盈率为65.7倍、市净率4.6倍;剔除沪深300的2480家公司平均市盈率达到86.5倍、市净率5.0倍。  “衡量市场整体估值水平时仅看上证指数、沪深300指数的市盈率水平是有片面性的,还要看大多数公司的估值水平。自市场出现危急局面以来截至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超过80%公司的市盈率已回到42倍以上,除沪深300以外的2400多家公司的平均估值超过85倍,这一估值水平对这些公司成长性的要求是非常之高的。”嘉实基金副总裁邵健表示。  海通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也在近期发表的署名文章中提出,银行等大市值股票权重较大,市盈率和市净率较低,用平均数容易失真。用上证50或沪深300的平均市盈率水平比美国股市略低作为A股颇具投资价值的理由,显然存在一定的误导性。  他分析,即便沪指跌至3500-4000点之间,A股主板的市盈率中位数还在40倍以上,市净率的中位数水平也在4倍上下。尤其中小板和创业板目前的市净率中位数还有5-7倍。  本轮市场巨幅波动以来,业内对两个观点已形成较为普遍的共识:第一,政府出手的目标并不是救点位、保上涨,而是快速缓解流动性枯竭局面、恢复市场正常的定价功能;第二,快速下跌过程中,前期过快上涨积聚的估值风险得到快速释放,资金杠杆也有效降低,未来随着市场恢复常态,A股仍将回到基本面决定估值的轨道上来。  “如果将发展证券市场比作建造一栋大厦,指数是大厦的高度,基本面就是大厦的地基,在一定的地基情况下,大厦的高度并不是建的越高越高,只有适中、两者匹配才是合理的,否则可能带来巨大的风险。”  邵健说,在前期股市巨幅波动过程中,撇除杠杆的因素,高估值也是个重要的诱因。在估值过高的情况下,即使相关个股出现持续跌停,也很难有投资者进场接盘,就容易导致前期流动性危机及传导的局面。  业内人士表示,将股票市场持续上涨等同于市场支持经济转型发展也不尽科学,并不是越上涨、越高估的市场越支持转型。“市场形成基本合理的估值体系,并给予符合国家转型发展方向的新兴、转型企业一定的估值溢价,才是健康的、支持经济转型发展的牛市。”事实上,在A股跌到前期最低点时,其估值水平仍在吸引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私有化回归,说明我们回调后的估值水平对于大量创新企业来说仍有足够吸引力。  另外,也有专家指出,大跌之后应深刻汲取前期市场波动的教训,尊重资本市场自身的规律。单边市无论是上涨还是下跌都不正常,适度估值溢价对经济转型有促进作用,过渡估值、较高泡沫危害性就很大,因为这种泡沫很难持续,一旦泡沫破灭,就会对整个经济、金融、居民财富带来巨大冲击。

钮文新:此次股市大跌背后一定有境外势力作祟  对于稳定股市来说,这是资本争夺战,是金融战,更是捍卫国民财富、捍卫中国经济、社会稳定的战争。  笔者曾提出:世界已经进入“后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同时也提出:“后金融资本主义时代”的金融将一改“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债务高速扩张、杠杆不断加大、运行速度越来越快的特征,而逐渐回归金融本源——为实体经济服务。所以 “后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必以“股权投融资”作为金融主体。因为,只有加大股权投融资力度,才能逐渐消除“金融资本主义时代”扩债务、加杠杆、高速度所导致的金融失衡。  实际上,美国已经在这样做。伴随着大规模量化宽松(QE)和 “扭曲操作”,美国金融市场长期流动性大幅增加,长端利率被压在历史低位,股市从6000点涨到18000点,随之,再工业化突飞猛进。  但我们必须意识到,美国的股权资本绝不只是美国本土资本,而是吸引全球股权资本共同作用的结果。所以,笔者的另一个判断是:除了压低本国利率、推动股市、为本国实体经济发育创造良好的金融条件之外,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正在通过各式各样的方式搅动世界,其核心目的不过是“把中国和亚洲的实业资本一起赶向美国”,而它们也必须依赖全球资本推动一场“新硬件革命”,才能尽快做实本国经济,摆脱过去40年所形成的经济空心化的被动。  社会稳定、金融服务周到而廉价、劳动力和资源价格便宜,这是实体经济最希望看到的良好环境。而现在,美国都做到了。美国在世界相对富裕的亚洲挑事,但稳定中东局势,并利用手中的定价权,通过本国石油、天然气和页岩气资源的大规模开发,压低能源价格和所有工业原料价格;利用大规模的QE贬值本国货币,压低出口成本和劳动力价格;通过“扭曲操作”释放长期流动性,推动股市、信贷等金融市场更加有利于实业资本的形成,为“再工业化”提供优良的金融环境。  如果我们看不懂这样的国际大局,恐怕也很难理解中国政府为什么会下这么大力气稳定股票市场。而笔者本人坚信此次股市大跌背后一定有境外势力作祟,原因就是 “国际股权资本争夺”正在白热化。所以,现在的美国经济实际已经来到了一个关键的“坎”,大有命悬一线之感,如果在它加息之前不能促使大规模“实业资本、股权资本”流向美国,那美国股市的崩盘就在所难免。  对于稳定股市来说,这是资本争夺战,是金融战,更是捍卫国民财富、捍卫中国经济、社会稳定的战争。因为,国际利益争夺从来都是残酷的,从来都是不择手段的。这不是谁“阴谋论”,而是世界经济历史上活生生、无数次演绎过的事实。  如何防止金融掠夺?我认为,必须两个方向同时努力。第一,资本账户的开放要有度,人民币可自由兑换要有度;第二,中国金融改革要拒绝“金融资本主义”的方向,不向市场提供效率极高的工具,包括金融期货、现货的杠杆率控制,有效抑制金融运行速度,让金融真正变成适应实体经济成长的“慢金融”。

皮海洲:牛市时间会很长 为救市资金退出赢时间  7月20日,《财经》杂志一则有关“监管机构正研究救市资金退出方案”的报道在市场上掀起轩然大波,并导致当天股市出现盘中跳水走势。而7月22日晚,伊利股份发布的《关于前十名无限售条件股东情况的公告》又再次将救市资金的退出问题推向了前台。  虽然前者当天午间即被证监会予以澄清,后者在当晚也得到证金公司的解释,表示证金公司未卖出任何上市公司股票。但三天时间内救市资金退出问题两度来袭,这也表明了救市资金退出问题对于市场的敏感性,实际上,这个问题也确实是A股市场无法回避的问题。  当然,就目前的市场来说,安排救市资金退出显然为时尚早。毕竟目前的市场走势未稳,尤其是经过前期1800点的灾难性暴跌之后,投资者的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虽然在救市资金的介入下,股市有了一定的反弹,但目前投资者的信心仍然还很脆弱。如果当下就安排救市资金退出,这对投资者脆弱的信心又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不排除股市再次暴跌、救市宣告失败的可能性。因此,当下显然不是救市资金能够退出的时候。  但救市资金的退出是一种必然。虽然当下救市资金不宜退出,但这并不意味着以后救市资金就不退出了。从世界其他各国与地区间的情况来看,救市资金最终都是要退出的。因此,就救市资金的退出来说,关键是一个退出时机的选择问题,也即救市资金应在怎样的条件下才能退出股市?本人的看法是,救市资金宜在慢牛背景下退出。  为什么要选择慢牛的背景?因为慢牛有两大属性。一是“牛”。既然是牛市,行情就是向上发展的,而且投资者对股市也是充满信心的。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利空也会被市场缩小,甚至不排除把利空当利好来炒作,因此,在这种背景下安排救市资金退出,对股市的冲击相对较小。  二是“慢”。这也意味着牛市上涨的时间会很长。这就为救市资金的退出赢得了时间。救市资金就可以在“慢牛”中有条不紊地套现。而无须在短期内大量集中地套现。如果是后者难免会给行情带来极大的杀伤。  而之所以不是选择“快牛”、“疯牛”,是因为在“快牛”与“疯牛”中安排救市资金大量套现,这会引发股市的暴涨暴跌,给市场带来巨大的杀伤力。这显然有违救市资金的本意。因此,选择在慢牛中套现离场,这应是救市资金撤退的最好选择。  从国际市场来看,在慢牛中撤退应是很多国家与地区救市资金的共同选择。比如,2008年发生在美国的金融危机,面对崩溃的美国股市,救市资金果断入场。其救市资金从进入股市到撤出市场的时间跨度长达5年,即从2008年到2012年。而美国股市在2009年3月见底,随后一直到当下,美国股市一直运行在慢牛的节奏中。这种慢牛为美国救市资金的撤退创造了有利条件。  又如1998年香港发生的金融保卫战,救市资金退出的时间跨度长达5年,即从1998年到2002年。而在此期间,港股也从1998年8月到2000年3月走出了一轮涨幅超过180%的大牛市行情。不仅让香港政府赢得了金融保卫战的胜利,而且也为救市资金的退出创造了条件。  所以,对于当下进入A股市场的救市资金来说,要从股市里撤离,并尽可能减少对市场的冲击,在牛市中撤退,尤其是在慢牛中撤退,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如何来营造这样一轮慢牛行情,这就需要看监管部门的调控艺术了。

英国alevel是什么

英国alevel留学

alevel课程是什么

ib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