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罗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5:23 阅读: 来源:罗茨泵厂家

母子俩僵持着,这时消失的那道身影再次出现。

那人站在离念青诚不远的地方,借着烛光见那人穿着身粗布衫,头遮黑布,黑布前方抠有两小洞,五官不见却露着一双的苍老眼睛。

念青诚顾不上与念母对持,朝那人步去,不料脚刚迈开却被念母抱住。

“不能去!”念母满脸哀求,这是念青诚长这般大从没见过的。

“他是谁?”

念青诚指着那人问她,念母抽泣起。

“是他把你带来这的?你们认识?”

念母只哭不语,却默认了答案。

念青诚忽然觉得自己从不认识念母,气得用力甩开,直朝那人步去。

那人见他步来,惊慌不已,连连倒退,却没有再跑。

“快走!”念母一急直冲着那人喊。

那人吱唔起,声音苍老,似有不舍,却又不得不朝另一座暗房跑。

念青诚只来得攥住那人的衣角,又被念母拦住。

“不要再追了!”念母大声喝斥。

这时暗道里响起脚步声,接着星星点点的火光由远而来。母子二人抬首一望,见老管家领着一伙男丁持着火把。

母子二人迅即调整表情。

“当家的,您没事吧?”老管家赶上来问。

念青诚点点头,命人将念母搀扶出去,却将老管家留了下,指着案上的两块灵牌问道:“她们是什么时候死得?怎么死的?”

老管家倒是知而不言,细细说道:“木姨娘是在老爷去逝后不久病死的!至于忆苏小姐就……不知!”

提到忆苏老管家有些支唔。

念青诚对他的话半信半疑,毕竟老管家一直忠于念母。看情势他是问不出什么。

话锋忽转:“这些年家里可有外人住着?”

想想话语不对。

他是当家的,家中有几口人居然问起管家,说出话岂不让外人笑话,赶紧纠正说:“我是说,这几年家里可有外人来住过?”

老管家摇摇头后又补上一句:“三年前倒是有个人来住过一段时日!”

三年前,又是三年前!

该死的,他念青诚对于三年前的事为何半丝记忆全无!看来他不是病好了,而是这病压根就没得治啊!

“谁?”

“哑叔!”

念青诚细想这位哑叔,半点印象都无,倒是刚才那位顶着黑布的人让他不时与这位哑叔联系起。

突然福至心灵,没头没脑地抛出一句:“这位哑叔可是锦西来的?”

老管家吓了一跳,不敢置信地望着念青诚。

念青诚料想自己无意中一句话似乎说到了要处,看来他真得去趟锦西。

“大师可请回来?”

“已在前院!只等当家的过去!”

念青诚应了声,提步而去。

去时前院大厅已满满是人。

那位大师正对着三夫人尸首诵经念法。

警察局的人也在忙碌,时不时可见他们唤人过去问话。

见念青诚过来,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

念青诚与警察局的人叙述起案件经过,拜托他们尽快破案,要将凶手绳之以法。

待警察一走,那大师不等念青诚开口便说:“施主可瞧出端倪?”

念青诚见大师话中有话,便屏退家丁说:“大师有话不妨直言!”

大和尚轻笑。

“老衲已替三夫人安魂!施主不必再担忧!这种事不会再发生!”

“恕老衲直言!这三月三是个极特殊日子。桃花乡是地名,至于那梦里人么便是施主你!施主可是觉得自己一病后忘了什么?”

念青诚倒也不讳,如实照说:“确如大师所言,在下确实忘了些东西!像是个人,亦或是件事!”

“呵呵!”大和尚笑而不言,直拈长须。

“可这跟三位夫人的死有什么关系?”念青诚反问道。

“孽债啊!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愿众生皆好!放下屠刀便能立地成佛!可惜,不是人人都能做到!世间万事,皆有其因果!天意至此,老衲不能再泄天机!施主只需去了锦西便可知晓!”

那大和尚说完便走,念青诚一路追赶,将其送至门口才回头。

念青诚料理完三夫人的后事,便赶去锦西。

正值阳春三月,锦西处处生景。放眼而去,花海缭目,尤其是那刚绽放的朵朵桃花,更是灿烂无比。

念青诚围着锦西城转悠,所视之处,都让他觉得无比熟悉。

当他爬至三里坡的桃花园时,隐约觉得有人在唤自己。

“你终于来了!”那声音像从他心底升起,带着叹息,带着无奈伤感。

轻飘若雨地不时让他忆起在自家桃林里见过的女子,心口一窒,一口腥甜喷出,竟是一滩黑血。

“我叫易淑!容易的易,淑女的淑!可惜这辈子都成不了淑女了!”女子笑靥如花,让那枝上的桃花失色。

“这是桃花都是我家的!每年三月三,母亲都会摘些桃花酿酒,三里坡的桃花酿可是远近闻名!可惜这酒有个不好的名字,叫伤情!”……

念青诚抚着作痛的心口,嘴里不时唤着易淑。

他一步一摇步入桃园,倒在曾与易淑把酒欢颜的地方泣不成声。

此时的他已想起,他曾经答应过易淑要在来年的三月三回来娶她,可是他不但没有遵守诺言,还把她忘了。

“对不起易淑!”念青诚哭喊着,负罪之感让他无地自容。

见屋里摆设未变,依旧如三年前,更有堆着几坛未开封的桃花酿。

他撕开封口,提起一罐仰头灌起。

迷离中,他似乎看到了易淑。伸手一把攥着易淑的手,呓语道:“是我错了!”

易淑幽幽叹起气:“你又何必回来!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当初你来锦西,我是故意设计与你相识,可是没想到你居然是我的亲哥哥,我怎么忍心再伤害你!”

“你是忆苏!”借着酒劲,念青诚笑着说。

易淑也不否认。

念青诚忽然傻笑起,“我居然没认出你!易淑就是忆苏!矣,你比小时候好看多了,难怪我认不出你!不管了,只要是你就好!对了,木姨娘呢?”

念青诚四处张望,表情好像又回到小时候,每次他欺负忆苏时,木婉心总会出来护着忆苏。

易淑拭起眼泪:“我娘早死了!”

“死了?怎么死得!”念青诚盯着易淑问。

“被人害死得!”易淑幽泣地说。

念青诚突然一个激灵,酒醒了三分,努力睁大眼,见自己躺在桃花园,身旁并无易淑。

对于这个亦真亦假的梦,念青诚倒是放在心上。他感觉易淑真来过,自然易淑的话也放在心上。

他十分确定木婉心的死有问题,一骨碌爬起,摇晃着步子来到当地警察局。

---- 作者寄语:明日这个小故事结局哈!

资讯十堰CGCT玻璃钢管严格控制安装工艺

验收图临沂CPVC电力管有哪些质量优势

冷冻车厢厂哪家卖

沈阳CPVC管大弯头厂家规格型号

实体厂家销售中央电热水器455L60千瓦电热水炉60kw电热水炉

盐田港个人二手钢琴进口卡哇伊二手钢琴报关公司

后装无泄漏垃圾车西安东风145垃圾车

拉布灯箱安装常州天宁区来辰信广告

晋城地埋PVC梅花管打垫层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