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茨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罗茨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游里出来的鬼魂-【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14:07 阅读: 来源:罗茨泵厂家

这是一个雨夜,大雨倾盆如注,闪电雷声此起彼伏,汪明雨穿好雨衣带上铁铲,走出,来到了街上。

一阵急行后,汪明雨终于来到学校后山的一片坟堆。踏着雨水与泥土的混合物,汪明雨深吸一口气,没有丝毫犹豫,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了这片坟堆。

突然,一只腐烂的手从泥土里伸出,紧紧抓住了汪明雨的右脚。汪明雨一咬牙,手起铲落,砍断了这只腐烂的手。汪明雨继续前进着,在路过一座时,“咔嚓”一声,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汪明雨一回头,借着闪电狰狞的亮光,他看到一具正站在自己的背后狞笑着,脸上腐烂的肌肉随着笑声纷纷掉落,与此同时,墓穴里传来一阵阵微弱的呼救声:“,救我……”

汪明雨一愣神的工夫,僵尸的利爪抓住了汪明雨的脖子,伴随着“咯嚓”一声,汪明雨的脖子断了,头颅朝地上滚去,正好落在坟墓上, “骨碌”一声,随着裂口滚进了墓穴里。

墓穴的一角,一个的女生正蜷缩着身子,因恐惧而全身瑟瑟发抖。 “是她。”这是汪明雨闭上眼睛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啊,玩了好几次,每次玩到这儿,都被这个僵尸秒杀了,这个网页虽然目前只是试玩版,可制作得也太变态了!”汪明雨放下耳机鼠标,有些愤愤不平。

“汪明雨,你怎么玩起了我的电脑?”室友赵将揉着睡意蒙咙的双眼说道, “我站在你背后看了好一会儿,对了,这游戏这么变态,你是从哪儿下的?游戏的主角居然和你长得很像!”

“游戏不是你下的?”汪明雨愣住了, “我睡不着,看你的电脑开着,于是我就开始玩了。”

“我的电脑里从来没有这种游戏啊,你不要吓我,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赵将颤抖着声音说道。

“都深更半夜了,你们不在嘀咕什么啊?”室友张小杭被吵醒了,瞅着两个人没好声气地说道。

“这段,身边还真发生了不少诡异的事,比如校花李美美了好一段时间,到现在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赵将心有余悸地说道, “更诡异的是,连李美美同寝室的肖莉也一同不见了。”

张小杭终于知道两人在谈论什么了,立刻眼露恐惧之色,插话说道: “听说,学校后面那座小山原先就是附近村子里埋死人的地方,李美美和肖莉不会真像这诡异的游戏一样,被僵尸关在墓穴里了吧?”

恐惧也会传染,张小杭的一席话让寝室里其余的三个男生皮肤一紧,起满了鸡皮疙瘩。尤其是汪明雨,马上就想到游戏中他最后看到的那个女生。

“胡说什么,现实世界里哪有什么僵尸?”汪明雨摆了摆手,“不旱了,还是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咔嚓”一声,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在窗外一闪而过。 “平白无故打闪,不会要出什么事吧?”张小杭望着闪电的方向,颤抖着声音说道。寝室里的几个人都心知肚明,被闪电击中的方向就是后山那些坟堆。

大约半个小时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咚咚咚”敲门声。

“这么晚会是谁呢?”张小杭胆怯地问。

“甭管是谁,反正不会是鬼。”汪明雨下床来到门前,一把拉开了门。

“啊”的一声,汪明雨吓得大叫起来。

门外站着一个全身是泥的鬼,显然,刚刚从泥土里钻出来不久。

“鬼啊!”张小杭操着墙角的一根木棍,冲上去朝着鬼的天灵盖打去。

“她不是鬼,是肖莉。”幸亏汪明雨认出来了,及时把张小杭的木棍夺了下来,再晚一步就会出人命的。

肖莉一抹脸上的泥水,露出了一张不太漂亮的面容,她一见到学校里的这三个男生,就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当即就哭了出来。

“我被鬼了,幸亏闪电把墓穴炸开了一个口子,我才逃出来。”肖莉擦着,叙述起自己的经历:

几天前的夜里,肖莉早早地睡下了。下半夜,一阵“救我,救我”的呼唤声,把肖莉从睡梦中惊醒。

那个“救我”的呼唤声是那么诡异,似乎充满着魔力。肖莉身不由己地走出了寝室,朝声音的方向走去。声音忽远忽近,一直引诱着肖莉来到了后山。然后,不知怎么回事,肖莉一脚踩空,跌进了一个洞里,昏了过去。

等肖莉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一个洞穴里,离她不远处还躺着一具。肖莉这才知道,这个洞穴是墓穴……

“好像是被鬼绑架了,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听完肖莉的叙述,三个男生惊呆了,异口同声地叫着。

“那李美美呢?”汪明雨问。

“李美美?”肖莉一脸茫然地问,“李美美怎么了?”

“她也失踪了,和你一样,晚上明明睡在寝室里,第二天一早,人就不见了。”张小杭接上话说道。

“不会和我一样也被脏东西缠上了吧?”肖莉紧张地问。

三个男生心一沉,他们心里很明白,李美美凶多吉少。

在三个男生的劝慰下,肖莉的终于平静下来。

“汪明雨,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你和张小杭送肖莉回女生寝室吧,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赵将干咳几声,说道。

“哎呦,我昨天腿扭了,到现在都没好,真不好意思,汪明雨,还是你一个人送她回去吧!”张小杭一摸脚踝,脸上露出的样子。

“你们--”话到嘴边,汪明雨咽回了肚子里,但转念一想,还是送送吧,毕竟肖莉也怪的。

汪明雨不与赵将和张小杭计较,领着肖莉走出了寝室。大家都没注意到,走出寝室门的一刹那,肖莉回了一下头,扫了赵将和张小杭一眼,眼神怪异极了。

一路上,汪明雨懒得说话,直接把肖莉送到了女生寝室楼下。

“谢谢你,会有好报的。”肖莉看着汪明雨说道。汪明雨被肖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敷衍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就匆匆走了。

快到男生寝室楼下时, “救我,救我啊!”一阵熟悉而又极低沉的呼救声突然在汪明雨背后响起。呼救声不大,但在汪明雨听来,却格外清晰和凄惨。

汪明雨一转身,发现前面不远处是学校大门,很明显声音是从校门口外传来的。

“是李美美的声音!”一阵寒气顿时传遍了全身,汪明雨紧盯着校门口,犹豫着……

最终,汪明雨决定回寝室。

“回来了,”汪明雨刚走进寝室,张小杭就套近乎地问道, “肖莉没说其它的吧?”

“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自己送,人家不就是长相丑点儿,有你们这么做人的吗?”汪明雨没好气地说, “如果换成李美美,就是前方有一陀狗屎,依我看,你们也情愿变成一只人见人厌的绿头大。”

“算了,我的确是身体不舒服,爱信不信。”赵将躺倒床上,扯过被子,一下子盖在头上。争论因此而结束,再说第二天还有课,三个人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赵将书桌上的电脑屏幕突然亮了。

“救我,救我啊!”随着电脑屏幕一闪一亮,一阵凄惨疹人的声音迅速在寝室里弥漫开来。汪明雨一个激灵,刚睁开眼,电脑屏幕就暗了,,他什么也没有看到。恍惚间他还以为自己在,于是又睡着了。

“救我,救我……”电脑屏幕又亮了……

第二天一早,汪明雨起床时,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感觉就像一场梦一样。汪明雨再次打开赵将的电脑,谁知还没点击什么,屏幕就弹出了一个网页游戏。

“游戏已是正式版,你就是游戏里的公。你是一个,你的绝世已经被绑架,不要迟疑,地去救她,快注册吧!切记:请使用真名。”网页上血淋淋的,就像沾满了血似的。

“现在这种网页游戏真是无孔不入,赵将,你的电脑一定是中了病毒。”汪明雨皱着眉头说道。

“我来看看。”赵将坐到电脑前时,汪明雨和张小杭已经收拾完东西,走出了寝室。

“赵将,我们不等你,先走了。”张小杭回过头来说道。

“行,我马上就跟过去。”赵将说完,犹豫了一下,按下了鼠标左键,点击了这个网页……

汪明雨和张小杭在校外吃了早点后,来到了教室,眼看就要上课了,赵将还没有过来,两人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就在这时,一个姓蔡的从外面气喘吁吁跑了进来: “还好,赶得及,没有迟到。”蔡同学擦了擦汗,一抬头正好看到了汪明雨和张小杭,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睛一亮,走了过来, “我早上晨跑路过后山时,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说着说着,蔡同学的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我看到了赵将,简直太诡异了,太吓人了!”

赵将?汪明雨和张小杭愣住了:赵将一直在寝室里清理电脑中的病毒,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后山昵?难道这个同学看到的是赵将的鬼魂?

“你们别盯着我,我没说谎,请听我细细说。”蔡同学稳了稳神,开口说道……

蔡同学有晨跑的,今天清晨,他依旧沿着校门外的一条马路慢跑。在回来的路上,他看到赵将出了校门,匆匆向后山走去,神色非常怪异,而且手里还拿着一把铁铲。

蔡同学喊了赵将一声,赵将就像没听到似的,脚步反而加快了。蔡同学一时好奇,就跟着赵将来到了后山。

赵将来到后山,就像遇到了什么似的,四处挥舞着铁铲,走向了坟堆里。蔡同学在赵将背后看得目瞪口呆,赵将就像犯神经病似的,把地上的草、树以及树枝全当作敌人,挥舞着铁铲,把这些东西砸得稀烂。

在接近一个墓穴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赵将把挡住他去路的一根树枝用铁铲砸到了一边,就在他抬脚准备继续前进时,树枝反弹了回来,从赵将的脖子处一扫而过。赵将依旧站在那儿,可他的脑袋却从脖子上掉落下来,滚得很远很远……

“你的意思是……”张小杭一惊,打断蔡同学的叙述,叫道, “赵将死了?”

“是的,我亲眼看到的,太吓人了,我赶紧跑了回来!”

“走,我们这就去看看。”汪明雨一皱眉,果断地说道。于是两个人跟着蔡同学,课也不上了,来到了后山。

“怪事,明明赵将死在了这儿,怎么现在不见了?”蔡同学领着汪明雨和张小杭转了一个圈,还是没找到赵将的尸体。

“你们看,就是这根树枝把赵将的头割了下来。”蔡同学怕汪明雨和张小杭不相信,指着一根树枝说道。这根树枝是从旁边的一棵大树上横着长出来的,很有弹性。树枝的前端,分岔长着五根细长的小树枝。

汪明雨心里一动,这根树枝以及前端长着的五根细长的小树枝,怎么和他玩的那个网页游戏里的僵尸的手指一样?游戏里的僵尸也是这么把他的脑袋切下来的。

汪明雨猛然想到了什么,惊叫一声:“不好,赶快回寝室!”

张小杭和蔡同学一听,跟着汪明雨向学校的方向跑去。他们没注意到,在这根树枝的旁边,有一座墓穴,墓穴的顶端已经裂开了一条缝。

三个人赶回寝室一看,顿时心凉了半截,魂儿都不在身上了:赵将死了,身体还保持着玩电脑的姿势,坐在书桌前,可脑袋却掉在地上,滚到了墙角里,正圆睁着双眼紧盯着电脑屏幕,死不瞑目。

电脑屏幕一片漆黑,汪明雨不明白赵将临死前为什么还紧盯着电脑屏幕?

人死了,总得通知校方和警方。三个人依次走出寝室,走在最后的张小杭忽然被一个声音所吸引。

“救我,救我啊!”张小杭猛地一回头,赵将书桌上的电脑屏幕又亮了。一个美女正眼泪汪汪地望着张小杭,嘴一张一张的,显然,呼救声是她喊出来的。

“李美美!”张小杭石化了。

赵将的尸体被警方运走后,肖莉听到消息也来了。

张小杭没把在电脑中看到求救的李美美一事告诉汪明雨和肖莉,自然,三个人在一起商量半天,也没讨论出赵将为什么会死。

转眼到了夜里,汪明雨被一阵声响惊醒,睁开眼一看,发现张小杭正坐在赵将的书桌前,玩着赵将的电脑。

“张小杭,这么晚了,你不睡觉玩什么电脑?”汪明雨喊了一声,见张小杭没反应,依旧在玩着电脑,非常纳闷儿。

汪明雨来到了张小杭面前,朝电脑屏幕一看,顿时惊呆了:张小杭正在玩那款“英雄救美”的网页游戏--张小杭抓着一把铁铲,来到一座坟墓前,突闻耳边风声响起,回头一看,一具僵尸正挥舞着利爪般的手掌,朝他脖子袭来。

僵尸的动作很快,张小杭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可奇怪的是,就在这紧要时刻,僵尸似乎犹豫了一下,就这一下,让张小杭躲过了一劫,来到了那座坟顶有一道裂缝的坟墓前。

“救我,张小杭救我!”透过这条缝,一阵阵呼救声从坟墓里飘荡而出。张小杭精神一振,操着铁铲砸向坟顶。终于,坟顶砸塌了,一个漂亮的女生从里面爬了出来,看着张小杭,嘴角扯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李美美,我爱你,我冒着危险来救你了!”张小杭拍了拍胸脯,朝李美美伸出了手。李美美笑了,脸上腐烂的皮肉纷纷开始掉落,右手瞬间变成一只闪着寒光的利刃,朝张小杭的胸前刺来。

张小杭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心一凉,闭上了眼睛……

“张小杭,危险!”看到这一幕,汪明雨一惊,下意识地到把张小杭往旁边一拉。诡异的是,电脑里的张小杭似乎也被人拉了一下,身体往旁边一闪,躲过了李美美的一击。

电脑屏幕瞬间暗了下来,再看张小杭,汪明雨大吃一惊,张小杭没了呼吸,成了一个死人。

对于张小杭的死,校方不想找麻烦,于是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说张小杭是因为玩网页游戏玩得太痴迷,才导致心力衰竭而死。

然而,汪明雨却不认同,他知道张小杭是因为失魂而死的,人在失去的状态下,就像在梦游状态中一样,不能惊动他,更不能惊醒他。然而,汪明雨那一拉,虽然让张小杭躲过了李美美的攻击,但却让张小杭的肉身受了惊吓,因此失魂而死。

汪明雨心里很难过,两个室友前后死了,现在唯一能商量的人只有肖莉。因此,汪明雨找到肖莉,说出了自己的推论:

这个网页游戏邪得很,能把玩家的魂魄吸进去,也就是说,游戏里的主人公就是玩家自己的魂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游戏里主人公必须取玩家真实姓名的缘故。

很明显,张小杭和先前死去的赵将一样,都非常爱李美美。也就是因为这一点,他们都在这个游戏里丧命了。

然而此前,汪明雨也玩过这个游戏,并且被游戏里的僵尸杀死过,可汪明雨为什么没死呢?

这很容易解释,汪明雨当时玩的游戏只是试玩版,并没有把汪明雨的魂魄吸进去,或者说,这个游戏当时还没有把人的魂魄吸进去的能力。

知道了这个游戏很邪门,也就从另外一点印证李美美已经死了,死后变成了一个怨鬼,正操纵着这个游戏来害人。

只是有一点令汪明雨想不明白,赵将、张小杭和李美美并没有什么过节,为什么李美美死后还不放过他们?

听完汪明雨的一番推论,肖莉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恨李美美,一定是她把我绑架到了墓穴里,关了那么长时间!”

“如果李美美不是鬼,她真的是在求救,我们不去救她,她岂不是死定了?”汪明雨仿佛想起了什么,又开始举棋不定。

“汪明雨,我不明白,李美美已经是个鬼了,你怎么还把她往好的方面想?男人都是一样,死不悔改,放着一个爱你的人不爱,却偏偏爱一个鬼。”肖莉一跺脚,气得冲出寝室,头也不回地跑了。

望着肖莉的,回味着她刚才的话,汪明雨半天没缓过神来。

汪明雨思考了很久,掏出打了一个后,打开了赵将的电脑,那个“英雄救美”的网页游戏弹了出来。

汪明雨一咬牙,点击了鼠标左键,一阵头昏目眩过后,他发觉自己来到了学校后山,手中紧紧抓着一把铁铲。

天上乌云滚滚,地上大雨滂沱,仿佛整个坟堆都被一片鬼气笼罩着。突然,一道闪电狰狞一闪,击中了一棵大树旁的坟墓,顿时一缕白烟飘散而出。

汪明雨心中害怕,想一逃了之。

“救我,汪明雨救我!”坟墓里幽幽荡荡地飘来一阵呼救声。汪明雨咬了咬牙,冷笑一声,握紧铁铲,向那座坟墓走去。

一路上,偶尔碰到几个孤魂野鬼,均死在了汪明雨的铁铲之下。就这样,汪明雨来到了那座坟墓前。就在这时,一股极腥极臭的风从背后吹来,汪明雨一惊,回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一个超大的僵尸正举着右手,向汪明雨迎面打来。汪明雨想躲,却发现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利爪就要划断汪明雨的脖子,忽然,僵尸痛苦地大叫一声,右手不知被什么东西砍断了, “扑通”一声,掉落在地上。

失去利爪的僵尸摇身一晃,变回了一棵大树。汪明雨心里明白,这棵大树遭到了鬼气入侵,才变成僵尸的,现在鬼气已走,僵尸自然又还原成大树了。

既然这样,鬼气又到哪里去了呢?汪明雨的目光落在了那座坟墓上,在闪电的打击下,坟墓顶端露出了一道裂缝。

汪明雨举起铁铲正要挖那道裂缝时,一双过于白皙的手从裂缝里伸了出来。汪明雨屏住了呼吸,一颗心“怦怦”地跳动着,同时,一双眼睛死死地紧紧盯着这道裂缝。

一个脑袋从裂缝里伸了出来。汪明雨心念一动,他看清了,是李美美,尽管她的脸上布满了灰尘,但汪明雨还是认出了她。

“汪明雨,救救我,拉我一把!”李美美朝汪明雨伸出了左手,与此同时,她的右手正慢慢地变成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

“肖莉,别演戏了,我知道是你,也知道你是个鬼。”汪明雨冷冷地说道,“如果说你刚才的鬼气聚集在那棵大树上,那么现在则已经回到你的尸体上了,你变成李美美的模样,是来我的对吗?”

“你知道我是鬼?那我再也不用装成李美美的模样了。”肖莉一摇头,变成了脖子上套着一个绳子的吊死鬼,伸出的舌头在汪明雨眼前晃动着,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个鬼的?”

尽管汪明雨早有准备,但看到肖莉这副模样时,还是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首先,你能从坟墓里爬出来逃回寝室,这点就不能令人信服。还有,张小杭进入游戏时,僵尸在杀他的一瞬有一丝迟疑,显然它是有意让张小杭逃脱的。而僵尸是冷血的,不可能有怜恤之心,因此这点非常不符合常理。等到李美美这个鬼出现后,我才明白,一定是有人故意让我和张小杭知道--不,是让我知道,李美美是个鬼。如果李美美真是个鬼,她不会这么傻,提前让我知道是她在捣鬼,显然李美美不是一个鬼。至于谁才是鬼,那就很显然了,只能是你,这样最符合逻辑。”说到这里,汪明雨冷笑一声,问道, “那么请你解答我心中的一个疑问,你为什么要杀赵将、张小杭和我?”

“这个我可以告诉你。”肖莉拍了拍墓穴,说道……

肖莉长得丑,没有一个男生肯正眼瞧她,更不用说喜欢她了。相反,她的好友李美美却那么漂亮,身边总是不缺少男生的追求,其中就包括赵将、张小杭和汪明雨。相比汪明雨对李美美的追求,赵将和张小杭在这方面则表现得更为露骨。

强烈的对比下,让肖莉心里出现极大的扭曲,她就了--吊死在后山那个坟墓旁。变成鬼的肖莉绑架了李美美,并用“英雄救美”这个网页游戏,以及他们对李美美的爱,来引诱赵将、张小杭和汪明雨这三个男生,去游戏里救李美美。当然,肖莉早就准备好了,这三个男生的是一条不归路。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无辜去害人,则天理不容。”听完肖莉的一番话,汪明雨感慨很多, “其实,我们三个都喜欢李美美,并不仅仅是因为李美美长得漂亮,而是更因为她心地。”

“哼,不要对我说教!告诉我,为什么僵尸杀你时右胳膊会无缘无故地断掉,你在搞什么鬼?”肖莉问。

“这还不简单,进这个游戏前,我打了一个电话给蔡同学,叫他带着一把锋利的菜刀,速去后山那棵大树旁。如果大树那根怪异的树枝摆动了,就给我砍下来。要知道,蔡同学和我不一样,他在现实中,你的鬼气只在游戏中进入大树,也就是说大树在游戏中才能变成一个僵尸。而在现实中,树还是那棵树,对于一个常人,要砍断一棵树的树枝,不会有太大的难度。”汪明雨轻蔑一笑,缓缓举起铁铲说道, “同时,我也交待了蔡同学,如果我把铁铲高高举起,他就会举起菜刀……”

肖莉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睁大了眼睛,就在这时,冥冥之中,一道寒光从肖莉的脖子处一闪而过, “咕咚”一声,肖莉的脑袋从脖子上掉落下来,滚到了汪明雨的脚下。

“蔡同学与我们不同,我们在游戏中,他是在现实中,你是看不到他的,因此只有他才能杀得了你。”汪明雨伸出脚,踩在肖莉的脑袋上,就像踩在一个西瓜上,西瓜碎了……

“救我,救我啊!”一个瘦弱的女生爬出了坟墓,朝汪明雨伸出了手。

“李美美,是你?”汪明雨喜出望外,正要向李美美伸出救援之手时,突然犹豫了--李美美到底是人还是鬼呢?汪明雨拿不定主意……

肝癌免疫治疗一年多少钱

三代试管对身体状况有什么要求吗

干细胞可以抗衰吗